坐标北京海淀——花海与羽翼间徘徊的拍客,自然科学和生态事业的继承者

原先宿舍那位无躁不欢的舍友,最爱的是摇滚、重金属;北语的朋友,偏爱抑或慵懒、抑或充满故事味道的大陆新民谣; 而现在的学妹们,大多钟爱新鲜潮流,随时随地讨论着韩国欧巴,手机里也都是Live视频。

所以,当他们看到我手机里的音乐时,无不奇异地问:

“陈老师,你听这些只有曲,没有词的歌,不困么?你这算是听的什么啊?”

我是这样想的——

我们听Guns N' Roses,听到的无非是叛逆和朋克态度;

我们听最近流行的那首「南山南」,很容易就接受了作者唱腔中的沧桑与悲戚;

一首歌曲,正如一幅摆在陈列室里的绘画,如果在下方加上了作品解析,那么它所包含的内容就被定了性,鉴赏者很难不去被动地接受那些文字赋予的刻板定义。而歌词的意义,大概也是为了更加准确地传达出歌曲制作人的本意,与听众随着音乐的进行产生共鸣。

但是,很多朋友更倾向于找寻属于自己的故事,从那么一副未加修裱的画作,未配歌词的音乐中,品味出百万种思绪。我想,Pax Japonica、Tsunenori这些音乐人,大概也希望用自己纯净的音乐去营造一片模糊的背景,让听众的耳朵自由发挥,绘制自己最真感受的画面。

正如这首「Million Mind」,钢琴时而连绵低沉,时而轻快律动,既可以想象成仲夏阴天里,翻涌着的雨云,也大可以想象成明媚秋日中,行者敏捷的脚步;而随着小节末尾长笛的插入,钢琴成为了配角,呼应着阴雨裹挟而来的风语,或者是旅人视野远处翻腾的麦浪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程,我们既愿意欣赏既成景观的瑰丽,也希望能在一片纯净的视野里发挥想象,让自己幻想的色彩与自然融为一体,创造出触及心底的风景。

我依然在旅行,找寻自己的世界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9 )

© Kawadori | Powered by LOFTER